WiLy

少年约美人(瞎bb的草稿)✧٩(ˊωˋ*)و✧

杰佣-《追随》

佣杰佣!(激动!(>ω<*)

重生转世 等待千年par???

bgm:Mad hatter(搭配食用更好!信我)

第一次写啦,ooc怼我

我的老天一千九多字头秃了妈鸭  _(´ཀ`」∠)-

其实也包了私人真实感情(喵喵喵)

 

   我从混乱的酒吧抽身而出,不理会那些投怀送抱、作贱自己的女人。提着一瓶酒,漫步在夕阳下,再也不会疼了啊。

    微微靠在古老的墙边,突然头晕目眩,吐了一地。眼前朦朦胧胧,心里无限悲凉。

    天啊,我如此想你,却只能默默等待。面对这冰冷的墙壁,手无力的拍打着,空白的脑子里只剩下你。

     想你,想你,还是想你。

  

     头脑一片放白,思绪悠悠地回到那个冬日。

    那些年家族动荡,我年幼,能力也未觉醒。但一想到那些人假惺惺献殷勤的嘴脸,就一片恶心。

    “逃出去吧,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 大街上空无一人,我盲目地走着。随便的,无容身之地,去哪都一样。

     雪真厚,不管是雪地还是雪云。阳光,照不下来的。

     终于是会累的,我蜷缩在巷角。眼前浮现出那些熟悉又友善的脸,慢慢变得陌生又谄媚。

    “真累啊……”我想睡了,悄悄合上眼。

     梦里,我在水里翻滚尖叫,被魔鬼撕碎着、嘲弄着。含含糊糊,杂乱无章。周围无限黑暗,野兽低声咆哮。

    忽,水温暖了。阳光向着我,天使伸出手。我破水而出,一片羽毛飘着,水面轻轻涟漪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好像有人在推我。我极为不爽地睁眼,却不知道我以后有多么希望用生命一半换这几秒。

    那是我们第一次相遇。

    你是那么的温和,让我安心。

    我竟然毫不犹豫地跟你走,沉迷在你的怀抱里。

 

    [梦中的天使不见了,他来到现实了]

    

     你收留我,照顾我,教导我。我被你的一举一动所吸引。你的笑容那么灿烂,像太阳一样。

    我开始模仿你,本来只是生活技能上的学习,后来到你的走路姿势、生活习惯、笑容以及语言……

    可能是我过于黑暗,所以想接近阳光。

    我慢慢地对你有了不一样的情感,源于生活的一点一滴。

    开始想要……

    占有你。

    想要你对我和对朋友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更不同些……

    想要,却不敢说。

    因为我是另类人啊……

    我不想耽误你啊。

 

    黑猫和夜枭争执着,干巴巴的落叶呲啦呲啦地响。快午夜了啊,酒吧的人都安静了点。那瓶酒!啊……还在……

    我甩掉那些沉重的念头,随着心,朝记忆中的那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头好晕,意识却很清楚。

     奇怪,为什么这么偏远。

     夜风很冷,风铃被吹响,我来到一个长满爬藤的腐朽木屋前。推开门,随手放下了了那瓶酒。

     那木屋从前是个饮吧,但现在这附近都没人了,生意早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 吧台的橱柜后,幽幽转出一个女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又去看他么。”

     我没理她,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。

    女人笑了笑,略施手艺,递给我一杯液体“你呀,早点忘了他解脱吧”

     我咽下那杯东西,喉咙无比苦涩“我怎么可能忘得了……你别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喏,这个,没错吧?”

     女人捧出一大把新鲜的花,它们的样子让我苍白脸色好受了点。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 “没事,也许以后还要你多照顾呢…”

     女人的眼睛黯淡了些。

     我也不知多说些什么,挽着那束花,起身向门外走了。

    门在身后,风吹的吱呀呀地响,好像再也关不上了。

   

    走着,想着,念着。不看路,听随心的调遣。

    慢慢的,近了,离心所在的地方很近了。

    像有流星击中了我的心一般,回来了,心在跳。

 

    [曾有那么几时,我看见你在酒吧中央,那么的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 你就像在世界的中心,骄傲又自信。

     那么璀璨洁白。

     我无论如何也碰不到。

     又无法停止渴望。]

 

     我放下花,静静的感受着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 时间在流淌,血液在复苏。

     我泪眼朦胧,苍桑,那是一块精致却老旧又长满青苔的石碑。

    “奈布•萨贝达……”

    我轻声呢喃着。

    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,怕……吵到他。

    手指抚上石碑的凹槽,好像你就站在我面前。

   

    [发现我无论多努力也交融不了一道光,我逃走了,还有什么理由再继续待下去呢。]

 

    树叶簌簌作响,风悄悄地掠过。我还记得你的一颦一笑。

     我早已习惯你在我身边,当我反应过来,为何你不等我。

 

    [耳鸣亮起,我在等你]

     迟到的太阳,还是要升的。

     照到我身上,倒也没什么所谓。

     我早就身负太多罪恶,为了见你,我将万劫不复,坠入深渊。

 

     我从花束中抽出两枝来,别在腰间。

     太阳光越来越猛,我知道,是时候了。

     终是要分别的。

    “真期待再和你相遇……”

     阳光闪烁,转而即逝。不曾,玫瑰花瓣无心落地。

 

    [我坚持等你,无憾终身。]

 

    木门被风“砰”的关上。屋里的女人回过神来,低声咒骂了一声。走进里屋,那放着一个摇篮,里面的女婴熟睡着。

    女人抚摸着女婴的脸,神情温柔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是我对不起你,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 女人俯身,在孩子的额头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好好活着,艾玛……伍兹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数千后,一家医院里嘈杂脚步声、人声,混乱的。一个房间里传来婴儿的啼哭,声音穿透墙壁。

     隔壁的青年不耐烦的咂嘴,继续修理着手里的手电筒。

     走廊一个高挑成熟的医生走过,敲了敲房门“你一会出去买点奶粉之类的”漂亮的蓝眼睛却很黯淡“克利切……然后后院有个男人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 “知道了,啧,真烦”

 

     漏风的窗户的栏杆上,忽地飞来一只鬼魅的黑鸟。

      眼睛透露着点红光。

      “这孩子,我预定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角落里戴草帽的女孩,绿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。

真好又一个

爱丽鸭,我爱他
(画的什么沙不拉叽的东西)

幻想与梦(我也不知道什么脑洞啊啊啊)

“金色的晕在你身上,那是我一生无法逾越的光”

那年四月,h才十二岁,却见证了父母离异的前后,而毫无所动。

h也挺衰的,被同学冷落、针对、嘲笑……

哎,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最强的人,都         很害怕。
h也有自己想守护的信仰,守护也可以等       于害怕失去。
所以h想变得更强。

他不蠢,被其他人欺负的时候也暗暗观察着、学习着。
“真像只狡猾的狐狸”
他的伴侣在未来这么评价道。

h给自己包上强硬的外壳,不在乎一切。
“用你来管吗?”他,稍稍的变坏了。

旷课、爬墙、打架、喝酒、到处撩人……
他的伴侣在未来每次说着都捏捏h的脸。
“不知道扣了多少顶绿帽子给我。”

“当年的h不知道有多么的拽、任性、锋利,但是他其实很想依靠别人。后来他说过‘老子这辈子就栽过在你身上了。’嘿嘿,成功拐回家,他就是死傲娇,好好哄就好。”
“但是,我不存在吧?”

“我也做不到啊”